科研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教师园地>>科研活动
从“教室”到“学习室”,变的不仅是名称

胡 昕

学校空间是教育活动得以发生的物质基础,是儿童学习、生活、成长的重要场所,而我们对学校空间的理解既包含显性的学校建筑、校园景观、教室、廊道、运动场、设备等物理空间;又包括隐性的交往空间、思维空间、想象空间等非物理空间。环境心理学从空间的心理安慰、空间激励和鼓舞人心的效果等方面研究表明: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的角度,物理空间都能够对人类的活动产生影响。
以教室的空间为例,如何让学生每天带着期待走进来,持续主动地投入到学习生活中,是学校空间设计时需要考虑的重点。合肥市屯溪路小学教育集团下的星斗小学将“教室”改为“学习室”,改变的不仅仅是教室的名称,还从儿童学习的角度进行了学习室空间的布局和设计,探索学习室带给教与学的方式的改变,发现学习活动对学习空间的影响。
为学习而设计
学习是个体主动参与学习的过程,学习室的设计理念是从原有支持教师“教”到支持学生“学”的转变。学习室依据学校的育人目标和价值追求,从文化学、教育学、心理学、设计学角度进行整体设计,主动发现学习空间与儿童学习的内在联系,体现学习空间的功能性、教育性、艺术性和灵活性。
我们明确了学习室的设计理念,即每一间学习室都是为真实的学习而建;每一间学习室都能满足师生的学习需求;每一间学习室都能适合多种学习方式的需要;学习室就是师生共同的“家”;不同学科的学习室根据需要进行专门的设计。我们希望学习室带给学生的感受是:当“我”踏入学习室的那一刻,就情不自禁地爱上它。
英国南丁格尔建筑事物所与索尔福德大学联合对7所小学的34间教室进行了一年的研究,发现教室的灯光、温度、声音、布局和颜色等物理元素与学习成绩的相关性高达73%。为此,我们学校各学科的学习室设计都基于以上物理元素的考虑,努力为儿童的学习提供舒适、开放、柔和、有吸引力的物质环境和齐全的教学设备。
不同学科的教师、学生与设计师经过多次沟通,从色彩、空间造型、照明、配置、舒适度等要素考虑,关注到视、听、嗅、触、味全方位的感官体验,并让科技和文化同时融入其中,为学生的学习提供最大的支持。
我们的学习室设有若干区域。有适合学生独立学习、摆放桌椅的“自学区”,这个区域的桌椅可以任意组合,适合学生合作学习;有适合学生围坐在地板聆听教师讲授的“共学区”;有适合学生展示学习成果的舞台区;有适合学生个体学习、上网检索、教师个别辅导的阅读区;还有学生放置学习用品、洗漱饮水的生活区。这样的分区,满足多种教与学的方式。
不同学科的学习室有不同的风格。例如语文学习室的特点是如同一个小型图书馆,阅读区有沙发、软地垫满足学生阅读的乐趣;教学区的桌椅高度根据不同年级学生书写的舒适度设置。音乐学习室专门安装了一面墙的镜子、舞蹈把杆和拉帘,地面采用防震、稳固、耐磨的地胶,室顶和墙壁安装了吸音板,配置了钢琴、乐器、音响和专用立方体方凳等。有的学习室还专门设置了一平方米大小的温馨角落,能够保障一定的私密性,满足学生个性化阅读、思考、调整情绪等需要,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迷你小屋”。
因学习而灵动
学习室的优化设计在愉悦身心方面的效果显而易见。儿童是生活在学习空间里的人,他们在感官和空间环境互动中获得信息、认知世界、构建和发展自身。优化后的学习室如何真正促进学生的有效学习和发展,让学习室不是“静止的音符”,而是“灵动的生命体”,需要探索由此引发的教与学方式的变革。
“教室”为“学习室”,就是将学生的学习和成长放在中心位置来考虑教学。在这样的课堂上,教师把自己与儿童、教材与儿童、一个儿童同其他儿童、一种知识与其他知识串联起来,由此将儿童的现在与未来串联起来。这样的课堂,不一定有固定的模式与结构,而是要让学生充分发挥学习的自主能动性,做学习的主人;不仅仅是教给学生知识与技能,更要帮助学生获得可以拥抱未来的核心素养。
学习室的物品摆放不是一成不变的,即使是同一间学科学习室,因进入学习室的学生不同,可随时进行相应的调整。学习室的课桌可以成列摆放,也可以拼成不同形状,还可以单独摆放。三种摆放桌子的方式对应三种不同的学习方式,三种学习方式也可能同时存在于一节课。在同一学习空间,有的学生可以戴上耳机,使用电子设备自主学习课程或查阅资料;有的学生坐在沙发上静心阅读;还有的学生可以聚集到“交流桌”前进行交流探讨;还有部分学生可以进行自我检测。在一节课或者是一个学习过程中,教师将直接面对小组的每个学生,发挥教师的引导、启发、示范、监控教学过程的作用,也充分体现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参与性、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
学习室灵活的可变性,能够支持混合式学习,即在“适当的”时间通过“适当的”学习技术与“适当的”学习风格,对“适当的”学习者传递“适当的”能力,从而取得最优化的学习效果。在学习过程中,教师按照学生学习的需要把学生分成更小的小组,满足学生个别化学习的需要,让学习空间具有生命力。
儿童之间的交互交往对学习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学习室除了有与儿童生活密切联系的主题学习活动和游戏,还有他们喜欢的图书、植物、小陈列、作品展……他们在这里自主学习,好奇心、探索欲、良好习惯都能得到保护和珍视。
学习室从生活出发,各个角落都充满人性化设计,给师生提供更多“不经意”的自由交往、沟通交流的机会,学生之间、教师之间、学生与教师之间偶发的交往活动,使人身心愉悦,满足师生的精神和心理需求。儿童在这里没有恐惧,可以放松、自如地成长,他们在学习室这个真实的生活世界中感受、体验、领悟,也在不同的学习区域与不同的同学之间的交流反馈中获益,而这种自由的交往有助于儿童个性的健康发展。
让学习无所不在
学习活动的质量和效益离不开学习空间的设计和营造,而学习活动本身也在直接改造和影响着学习空间。可以说,学习室是与儿童的学习和成长一起生长出来的。当学习室同时是教师的办公室、学生的咨询室、儿童的活动室时,教学资源得到整合与共享,学生置身其中,学习就已经自然发生。
在多元、开放的学习室中,师生都是学习者。同为学习者的教师要进行积极的自我更新,把学习当作一种生活方式、工作责任和精神追求,并内化为自觉行动,依托学科教学,实现师生共同把握学习进程、共同提升、共同成长。
每个孩子都有选择学习方式和成长方式的权利,在丰富多元的校园空间发现自己。孩子们的眼睛是摄像机,耳朵是录音机,身边的环境、事物都会给他们耳濡目染的影响。学习室的构建就是要把育人目标与儿童的日常学习与生活紧密结合起来,使他们具有广博的知识,对许多事情都有灵活、富有想象力的思考,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学会选择、学会判断、学会灵活运用知识解决现实问题。
美国诗人惠特曼在《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一诗中写道:“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而儿童的学习不只发生在学习室中,也会在任何的时间发生。
(作者系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小学博雅课程研究院院长)本文摘自《中国教师报》第612期
 
1:
学校设计中的课程“潜藏”
□ 邱华国
如何设计学校空间?学校作为公共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设计首先需要符合一般公共设施普遍具有的安全、适用、经济、绿色等基本要素。在此基础上,学校设计还需遵循满足教学功能的要求,有益于学生身心健康成长等基本原则。
关于满足教学基本功能要求,《中小学校设计规范》已经提出详细的标准,不必赘述。而对于如何设计才能有益于学生身心健康成长,则依赖于设计者对学校的理解。
如果设计者将学校理解为一个用来把学生圈进围墙、装进教室,并对他们灌输知识的场所,那本质上是在设计一个“装”学生的标准仓库,而不是在设计一所学校。真正的学校,是一个能让学生有效学习、自由成长、快乐交往的“生命场”。这个“生命场”的形成,发端于建造学校的那一张张蓝图上。
学校空间对学校形成“生命场”所起的作用大小,取决于“潜藏”在设计中的“课程因子”的多少。课程是对育人目的、内容、方式的设计和实施。学校就是通过课程服务这一特殊“产品”引导、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可以这样说,只要有学生到学校来学习,学校空间的课程价值就自然地产生了。因此,如果学校空间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其课程价值的体现不是存在性问题,而是充分性问题。
北京四中房山分校就是这样一个典范。这所学校寄托了设计者李虎许多关于教育文化和绿色生态的思考。他的设计就是将这些思考转换成“课程因子”的过程。他要让学生在田园和天地之间快乐地学习和生活,感受真实的自然,并能在与自然的互动中增加动手实践能力,于是有了将农田直接设计在教室屋顶的奇妙设计。这一设计,为这所学校的自然课程的生长奠定了基础。如果没有这样的设计,这所学校的教室顶层就如同绝大多数房屋一样,只是遮风挡雨的水泥屋顶而已。
5年前,我作为校长参与设计无锡市蠡园中学新校区时,面对“我们究竟要建一所怎样的学校”这个基本问题,提出了建设“最课程”校园的观点。显然,这里的“最”不是极致无比之意,而是对用课程理念建设学校、设计空间这一理念的特别强调。“最课程”校园建设,是让有限的学校空间生长出无限的课程价值。
在学校建设中,我们作为校方以课程的视角对学校设计提出诸多特别的需求。比如,我们首先提出建筑空间尽可能让位于教室的建议。原因很简单,一所学校不管建筑多么美丽、设备多么先进、报告厅多么豪华,但是学生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待在教室的地方却很局促,这样的学校在空间规划上就缺失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根本,建设“有益于学生身心健康成长”的学校就已大打折扣。后来,蠡园中学新校区的教室面积尽管没有达到我们所希望的90平米,但也足有85平米之大——比一般标准教室多出15平米。这15平米,作为教室的综合区域,给学生的交往、阅读以及一对一辅导等活动带来了可能。相比传统教室,它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教室的课程功能。而这些课程功能在图纸上是被“潜藏”起来的。
为了设计宜教、宜学、宜生活的学校,我们组织教师进行了几十次讨论,并在宏观、微观上分别梳理出上百条课程化设计建议。比如,建立学习广场,为学生走向跨学科、跨年级、跨班级的融通式学习提供空间和设施的可能;将学校各楼层的平台建成趣味体育游戏中心;充分利用学校小河东西贯穿而过的独特优势,建立集科技、文化、环保于一体、学生可以真实参与互动的水文化基地;利用河流自然隔离的优势,将学校北部的运动与餐饮区域在非教学时间面向社区开放,开展家校合育活动;将学校传达室与家校合育中心整合;将学校传达室建成分布式光伏发电、气象测量的基地;不同楼层的班级内墙颜色不同,让学生每学年都有成长色;将电学实验室所有电路线布置成明线,让电学教学更直观可见;选择学校的一堵墙、一部电梯进行建筑透明处理,让学生了解墙和电梯的构造;将新学校的所有建筑材料取样集中起来,布置在一面墙上,成为材料学的最好教材;将建设新学校所用到的工具实物或图片展示出来,成为一本“我们的工具”校本教材;选择一个能照到太阳光的楼道口,安装一面三棱镜,让学生了解和感受彩虹的原理……
尽管由于各种原因只有少部分设计在学校新校区得以实现,但在参与学校设计的过程中,教师们增强了“大课程”的意识,提高了课程设计能力,这本身也是学校设计中的另一种课程“潜藏”。
(作者系江苏省翔宇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本文摘自《中国教师报》第612期
 
 
2:
空间设计不能落后于社会发展
□ 康双成
不断更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要求出现并推动着教育的发展和变革。教室的布置,校园的美化,这些原有的环境建设已经不能满足教育的需要,它们赖以存在的空间必须被打破,被改观。学校应该是什么样子,由学校是什么场所决定。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建筑艺术的要求越来越高,整个社会不会仅满足于“遮风避寒”的要求。在加强室内外建设、装饰、布置之外,已经发展到对建筑造型和理念的追求,发展到对处所环境的追求。同样学校的空间设计也不能落后于社会的发展,不能停留在原有的理念上。
学校的空间设计,已然和学校的教育、学生的学习融为一体,不是独立于学校教育、学生学习之外的事情。事实上,学校的空间设计具有很强的育人功能。学校空间设计的理念、品味,会影响到学生的学习甚至人生的理念、品味。反过来,具有积极向上、先进人生理念和学习、生活品味的人,又会反作用于环境,更加热爱和珍惜学校,把学校建设得更美。
总之,学校的空间设计不再是单纯为学生提供一个学习场所,应该是融入学生学习活动的一部分。运用学校空间设计先进的理念和优美的形式引领学生的发展方向,与学校教育课程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样才能实现学校教育的完整性,也更能实现学生人格的完整发展。
(作者系河南省修武县实验小学教师)本文摘自《中国教师报》第612期